南京律誠商標事務所
  | | | | | | | | | |  
 
  商標新聞
  商標維權
  關于商標 >> 商標案例
蘇州小羚羊電動車有限公司訴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被告畢緒金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糾紛
出處: 發布時間:2009-11-25 點擊:5835次
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07淄民三初字第70號

原告:蘇州小羚羊電動車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蘇省蘇州市新區鹿山路25號創元1號工業小區。
法定代表人:陸炳英,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王力立,山東海揚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王善偉,山東海揚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住所地:山東省德州市平原縣興平路21號。
法定代表人:陳金鎖,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張生雪,男,1970年12月18日出生,漢族,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法律顧問,現住該單位宿舍。
被告:畢緒金,男,1962年8月17日出生,漢族,無業,現住淄博市桓臺縣索鎮鎮前畢村1組93號。
委托代理人:杜光寶,男,1977年3月21日出生,漢族,山東職業技術培訓學校教師,現住山東省德州市德城區茂源里18號。
原告蘇州小羚羊電動車有限公司訴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被告畢緒金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糾紛一案,我院于2007年11月9日受理。2007年12月3日,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以應由其所在地德州市中級法院管轄為由提出管轄權異議。2007年12月4日,我院作出(2007)淄民三初字第70-2號民事裁定書,裁定駁回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對本案管轄權提出的異議。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不服我院裁定,在法定期限內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08年1月16日作出(2008)魯民轄終字第2號民事裁定書,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2008年5月23日,我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蘇州小羚羊電動車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力立、王善偉,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張生雪,被告畢緒金的委托代理人杜光寶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完畢。
原告蘇州小羚羊電動車有限公司訴稱:原告成立于1997年,主要生產各類電動自行車及相關產品。1999年,原告取得“騰羚”商標并將其使用在所生產的各類產品上,同時,原告企業名稱中特有的“小羚羊”字號通過原告大量的廣告投入及媒體宣傳也已成為原告產品品牌的代名詞為全國消費者所熟知。目前,原告生產的電動自行車被國內各大權威機構部門多次授予各項榮譽稱號,且產品銷量多年來在同行業中名列前茅。而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未經原告允許,擅自在其商品包裝、裝潢及廣告宣傳、市場推廣中使用“小羚羊”字樣,造成了消費者的誤認,并嚴重影響了原告產品的銷量。被告畢緒金作為具有一定銷售經驗的經銷商,在進貨、銷售渠道上未嚴格審查,以致第一被告的商品在其營業場所中銷售。依據《反不正當競爭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兩被告已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且對原告聲譽造成嚴重影響,同時造成巨大經濟損失。為維護原告合法權益,特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一、判令兩被告在其生產、銷售的商品包裝、裝潢及廣告宣傳中停止使用“小羚羊”字樣;二、判令兩被告共同賠償原告經濟損失200萬元;三、判令兩被告共同賠償原告因制止侵權行為支付的合理開支5萬元;四、判令兩被告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
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辯稱:一、我單位從未使用原告的“小羚羊”字號,而是使用的我單位注冊的“邦德小羚羊”商標;二、根據我國《企業名稱登記條例》的規定,企業名稱帶有區域性、地域性,原告系江蘇的企業,被告系山東的企業,即使是我單位使用了“小羚羊”字樣,也不會造成消費者誤認;三、我單位為創建自己的品牌,在國家多種媒體中投入了巨額廣告費用,知名度較高,并沒有原告認為的借助其企業知名度搭便車的行為;四、現原告已就我單位注冊商標向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提出異議,又向法院提出訴訟,原告即走行政程序又走司法程序,只會造成社會秩序的紊亂,達不到解決糾紛的目的。綜上,原告訴訟請求既無事實依據,又無法律依據,請求人民法院中止訴訟或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被告畢緒金辯稱:同意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的答辯意見。另外,我不應作為本案被告,我是給桓臺縣索鎮金超電動車商行幫忙,該店經營者為畢德祥,因此,我請求退出本案訴訟。
原告為支持自己的主張,提交以下證據:
證據一,原告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一份,證明原告成立時間是1997年,至今企業名稱未發生任何變化,“小羚羊”是原告的字號。兩被告對企業法人營業執照的真實性及證明效力無異議;證據二,原告所有的注冊號為1319554的“騰羚”注冊商標證一份,該證是國家商標局于1999年9日28日頒發的,證明原告的“騰羚”商標于1999年就已經將該商標使用到原告所生產的產品上。兩被告對該證據真實性及證明效力無異議;證據三、國家工商局于2003年5月28日向原告所頒發的“姑蘇小羚羊”商標注冊證一份,證明原告對“姑蘇小羚羊”享有注冊專用權,注冊證號為3169070。兩被告對該證據的真實性無異議,但認為該注冊證上載明的單位地址與原告住所地不一致;證據四、各大媒體對原告產品的報道材料一宗,以證明原告所生產的產品具備了知名商品的條件,原告企業名稱也已經具有相當的知名度,且在很多的報到中,都以“小羚羊”為標題,突出使用了原告企業的字號。兩被告認為,該組證據都是原告“騰羚”商標的宣傳,且只有部分剪輯,不具備證據的完整性;證據五、原告企業及其產品所獲得的榮譽證書一宗,以證明原告所生產的產品及原告企業已經具有非常高的知名度。兩被告認為,該組證據真實性無異議,但只能證明原告“騰羚”商標的知名度,與原告的企業字號無關;證據六、原告1999年-2007年的企業審計報告一宗,以證明原告為了擴大企業及產品的知名度支出了大量的廣告費用,進一步證明原告企業的知名度。兩被告認為該組審計報告是原告單方委托、審計的,其真實性無法確認;證據七、原告在各大媒體發布廣告的合同及廣告費用發票一宗,證明原告曾經在國內媒體發布了大量的廣告(其中包括中央電視臺的幸運52,上海東方電視臺,山東電視臺,山東大眾報業等),因此,原告的企業名稱及其產品在國內具有非常高的知名度。兩被告對該組證據無異議;證據八,原告在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銷售場所拍攝的照片一宗,以證明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未經原告許可在其產品上使用了“邦德小羚羊”字樣,足以造成消費者誤認。兩被告對該組證據真實性無異議;證據九,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銷售產品附帶說明書一份,以證明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未經原告許可,擅自使用“邦德小羚羊”字樣已構成侵權。兩被告對該證據真實性無異議;證據十,淄博市公證處對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創辦網站進行公證的公證書一份,以證明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與原告的產品及銷售網絡完全一致,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使用“邦德小羚羊”字樣,目的是誤導消費者,進行不正當競爭行為。兩被告對該組證據真實性無異議;證據十一,原告申請法院拍攝的照片一宗,調取的宣傳冊一份,以證明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使用“邦德小羚羊”商標的情況。兩被告對該組證據無異議;證據十二,商標異議申請書、受理通知書各一份,以證明原告已就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申請注冊的“邦德小羚羊”商標向國家工商總局提出異議,因“邦德”及“小羚羊”均為國內生產電動自行車的知名企業,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的申請不可能獲得批準。被告對該組證據的真實性無異議;證據十三,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2006年度審計報告一份,以證明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在2006年度凈利潤為
1 579 354.60元,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自2005年起使用邦德“小羚羊”商標,至起訴時已經營3年,且沒有其他品牌產品,參照其2006年度凈利潤,原告主張賠償200萬元的賠償符合法律規定。兩被告對審計報告的真實性無異議,但認為原告稱被告沒有其他品牌產品沒有依據,因此,原告根據該審計報告主張賠償200萬元沒有法律依據;證據十四,公證費發票一份,以證明原告為取證支出公證費1 000.00元。兩被告對該證據無異議。
兩被告為證明自己的答辯意見,提供以下證據:
證據一、桓臺縣索鎮金超電動車商行營業執照一份、買賣協議書一份,以證明桓臺縣索鎮金超電動車商行的實際經營者系畢德祥,被告畢緒金是畢德祥的雇員。原告認為,被告畢緒金的經營場所名稱為“日本三菱、邦德小羚羊電動車淄博總經銷”,而并非桓臺縣索鎮金超電動車商行,其與桓臺縣索鎮金超電動車商行并非同一經營場所,協議也是與桓臺縣索鎮金超電動車商行負責人簽訂,該組證據與本案無關聯性;證據二、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廣告費單據一宗,以證明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對其使用“邦德小羚羊”商標進行了宣傳,并非是想“搭便車”。原告認為該組證據沒有其他證據佐證,其真實性無法確認,且該組證據中最早一份是2005年10月份的,而在此之前原告企業名稱已經具有很高的知名度;證據三,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商品獲得的榮譽證書一宗,以證明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商品也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原告認為,其企業在1998年開始使用“小羚羊”字號,且投入大量費用進行宣傳,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是在原告企業名稱具有較高知名度后才開始使用“邦德小羚羊”商標的;證據四,商標初審受理公告一份,以證明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已經向國家工商總局提出“邦德小羚羊”商標的申請。原告認為,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注冊商標的申請并未獲得批準,其不應受到法律保護,且本案為不正當競爭糾紛,即使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獲得注冊商標,原告仍然可以要求被告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證據五,2008年4月15日出版的山東法制報一份,以證明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曾與山東法制報社聯合組織“邦德小羚羊”杯法律知識大獎賽,參照相關意見,本案應商標注冊完成后再行審理。原告認為該活動是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單方組織,且與本案無關聯性。
根據各方當事人的質證意見,本院對涉案證據材料認證如下:兩被告對原告證據一、二、三、七、十一、十四未提出異議,本院對其真實性及證明效力予以確認;兩被告對原告證據四、五、八、九、十、十二、十三真實性無異議,本院對其真實性予以確認;兩被告雖對原告證據六提出異議,但未提供反證予以證明,本院對其真實性予以確認。兩被告證據一、三、四、五,原告未對其真實性提出異議,本院對其真實性予以確認;被告證據二,原告雖對其真實性提出異議,但未提供反證,對其真實性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經審理,對本案事實認定如下:
原告蘇州小羚羊電動車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主要生產各類電動自行車及相關產品。自1998年起,在原告自我宣傳及媒體報道中均以原告企業名稱中特有的“小羚羊”字樣作為其企業的字號進行使用或宣傳。后通過原告大量的廣告投入及媒體宣傳,該企業字號與原告產品相互結合為全國消費者所熟知。2008年,原告工作人員自被告畢緒金經營場所處發現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未經允許擅自在其商品包裝、裝潢及廣告宣傳、市場推廣中使用“邦德小羚羊”商標。原告認為,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的該行為足以造成消費者的誤認,并嚴重影響了原告產品的銷量,給原告造成了損失。因此向我院提起訴訟。
另查明,1998年蘇州日報以“蘇州小羚羊啟動洛杉磯”為題對原告進行了報道;1999年中國老年報以“小羚羊登陸北京”為題對原告進行了報道;2000年中國儀電報以“我的全家要做小羚羊的義務宣傳員”為題對原告進行了報道、中國企業報以“小羚羊成為國家級重點新產品”為題對原告進行了報道、中國企業報以“小羚羊是怎樣成為行業領頭羊的”為題對原告進行了報道;2001年中國汽車報以“小羚羊西北行”為題對原告進行了報道。2002年中國市場研究中心授予原告“中國質量服務信譽AAA級企業”稱號;2004年江蘇省消費者協會授予原告“2003-2004年度誠信單位”稱號;2005年原告通過ISO9001:2000質量管理體系認證;2006年中國自行車協會出具證明一份,證實原告系中國自行車協會的理事單位,是最早專業從事電動車產品研制、生產與銷售的專業電動車制造商和服務商之一,在國內外有較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該公司2005年的電動車產量、銷售量、市場占有率在其協會統計到的企業中名列前茅,居第一軍團位置;2006年原告被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授予產品免檢證書。同時,原告生產的“騰羚”牌電動車也獲得“2000年度國家級新產品”、“中國市場暢銷品牌”、“中國知名品牌”等榮譽稱號。原告自1999年至2007年先后累計投入
13 425 924.06元廣告費用對其企業及商品進行宣傳。
再查明,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自2005年起開始使用“邦德小羚羊”商標,并向國家工商總局申請注冊,但至今未經批準。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2006年度凈利潤為
1 579 354.60元。另外,在我院調取證據過程中,畢緒金明確認可我院拍攝地點系其經營場所。
本院認為:
原、被告爭議的焦點有以下三點:一、被告畢緒金的主體問題;二、兩被告的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三、原告要求的賠償是否合理。
關于被告畢緒金的主體問題。被告畢緒金在我院調取證據過程中明確認可我院拍攝地點系其經營場所。雖然在庭審中畢緒金又稱其系給畢德祥幫忙,但其提供的營業執照上的單位系“桓臺縣索鎮金超電動車商行”,與我院拍攝的“日本三菱、邦德小羚羊電動車淄博總經銷”并非同一地點,且畢緒金未提供以上兩個單位系同一經營場所的相關證據。因此,畢緒金關于其系給畢德祥幫忙,不應作為本案被告的主張,證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兩被告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的問題。從原告提供的相關證據情況看,自1998年起即有媒體將原告企業名稱中的“小羚羊”字樣作為原告企業字號在報道中予以使用,后在媒體不斷報道及原告自我宣傳中,“小羚羊”已實際成為原告企業的字號,且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并為相關公眾所知悉。依據最高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知悉的企業名稱中的字號,可以認定為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三)項規定的企業名稱”的規定,應當認定“小羚羊”字號為原告的“企業名稱”。從庭審調查情況看,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未經原告允許將“邦德小羚羊”字樣作為商標用于其生產的商品及宣傳材料中,依據最高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在中國境內進行商業使用,包括將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稱、包裝、裝潢或者企業名稱、姓名用于商品、商品包裝以及商品交易文書,或者用于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應當認定為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二)項、第(三)項規定的‘使用’”的規定,應認定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擅自使用原告的企業名稱。雖然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使用的是“邦德小羚羊”字樣,但其主要標識部分仍為“小羚羊”,且從普通消費者角度看,這種使用方法足以造成該商品“是‘小羚羊’生產的系列產品或關聯產品”的誤認,依據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經營者不得采用下列不正當手段從事市場交易,損害競爭對手:......(三)擅自使用他人的企業名稱或者姓名,引人誤認為是他人的商品;......”的規定,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的行為已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原告主張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在其生產、銷售的商品包裝、裝潢及廣告宣傳中停止使用“小羚羊”字樣,被告畢緒金在其營業場所內停止銷售帶有“小羚羊”字樣的電動自行車的訴訟請求,應予支持。
關于原告要求的賠償是否合理問題。本案中,原告與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生產的商品相同,其銷售渠道與消費群體也完全一致?紤]到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采取不正當競爭行為的目的是借助原告企業的知名度獲得非法的額外利益,且在客觀上擠占了原告商品的市場,阻礙原告正常發展,及原告可能因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產品質量問題造成聲譽損失等因素,原告關于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應賠償損失的訴訟請求,本院應予支持。鑒于原告未提供因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行為給其造成損失的相應證據且在實踐中該損失難以計算,依照《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十條“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給被侵害的經營者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損害賠償責任,被侵害的經營者的損失難以計算的,賠償額為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潤;并應當承擔被侵害的經營者因調查該經營者侵害其合法利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所支付的合理費用”的規定,該損失應當按照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因侵權獲得利潤計算。原告提供的審計報告足以證明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在2006年度度凈利潤為
1 579 354.60元,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雖然辯稱其還有其他品牌商品,但未提供相應證據,對其該答辯意見,本院不予采信。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自2005年起開始使用“邦德小羚羊”商標,至起訴時已經使用四年時間,參照其2006年度凈利潤并考慮到原告企業在國內的知名度、歷年來廣告投入及在同行業排名情況,本院酌情認定本案賠償損失數額為100萬元。原告為保全證據支出公證費1 000.00元,兩被告均無異議,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張律師費50 000.00元,但未提供相應證據,本院不予支持。被告畢緒金作為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的銷售商,其出售的商品來源合法,且營業場所規模較小,其對出售電動自行車的商標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不具備辨別的條件及專業知識。對于原告關于被告畢緒金未盡到審查義務應承擔相應賠償責任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據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第五條第(三)項、第二十條,最高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第一款、第七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在其生產、銷售的商品包裝、裝潢及廣告宣傳中停止使用“小羚羊”字樣。
被告畢緒金停止在其營業場所內銷售帶有“小羚羊”字樣的電動自行車。
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賠償原告蘇州小羚羊電動車有限公司經濟損失100萬元。
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支付原告蘇州小羚羊電動車有限公司因制止侵權支出的合理開支1 000.00元。
駁回原告蘇州小羚羊電動車有限公司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之規定,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23 200.00元,由被告山東邦德電動車有限公司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15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高振濤
審 判 員 戴永成
代理審判員 王鵬


二○○八年十月二十八日

書 記 員 耿華婷


 
版權所有:南京律誠商標事務所有限公司    律師的誠信,十年的信賴!
客戶部:南京市鼓樓區中央路323號利奧大廈13樓12A03 客服:400-837-0166
報文部:南京市玄武區龍蟠路153號御湖國際大廈      手機:13160072541      
電話:025-83214150 83608823 83696368          傳真:025-83696368

 
日本肉体xxxx裸体137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