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律誠商標事務所
  | | | | | | | | | |  
 
  商標新聞
  商標維權
  關于商標 >> 商標維權
蘇州凈化設備有限公司與江蘇蘇凈集團有限公司商標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
出處: 發布時間:2009-11-25 點擊:5051次
江 蘇 省 高 級 人 民 法 院
  民事判決書
  (2007)蘇民三終字第0033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 蘇州凈化設備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蘇省蘇州市東吳南路218號。
  法定代表人計根龍,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陳春泉,江蘇蘇州大名大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江蘇蘇凈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蘇省蘇州市虎丘路1號橋。
  法定代表人錢寶榮,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高軍,江蘇蘇州久順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張建林,江蘇蘇州久順律師事務所律師。
  蘇州凈化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設備公司)因與江蘇蘇凈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凈集團)商標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不服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06)蘇中民三初字第0038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07年2月25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7年4月12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設備公司法定代表人計根龍、委托代理人陳春泉、蘇凈集團委托代理人高軍、張建林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蘇凈集團一審訴稱:“蘇凈”文字圖形組合商標早在1982年就由蘇凈集團的前身蘇州凈化設備廠(以下簡稱凈化設備廠)申請注冊,核定使用商品第11類,經國家商標局核準續展,有效期至2014年2月28日。蘇凈集團在行業中被認定為國家重點高新技術產業,承擔了國家重點科技攻關項目,曾獲四項國家重點新產品和七項江蘇高新技術產品,還獲兩項全國科技大會獎及六項科技進步獎!疤K凈”品牌從2002-2006年連續被評為“江蘇省名牌產品”和被認定為“中國電子行業知名品牌”;2003年獲蘇州市知名商標和2004-2007年江蘇省著名商標稱號!疤K凈”產品歷年來在國家重點工程及世界500強等公司紛紛被采用,其市場占有率位居全國同行榜首,2005年被認定為工業行業排頭兵企業。近五年來蘇凈集團生產的“蘇凈”產品在年產量、年銷量、利稅額、市場占有率四項指標在全國同行居第一,銷售區遍及全國所有省、市及自治區。因此,“蘇凈”商標在國內為相關公眾廣為知曉并享有較高聲譽的商標,該商標已連續使用超過24年,且一直持續投入廣告宣傳,近五年來投入廣告費用達533.28萬元以上,另外還投入科技攻關和產品開發費用達6044萬元。經過二十多年經營,其使用“蘇凈”商標已在全國擁有極高知名度和良好聲譽。設備公司在1992年設立后,明知“蘇凈”商標在全國的知名度和良好的聲譽,卻在營銷中突出宣傳“蘇凈公司”、“蘇凈技術”和“蘇凈產品”,特別在產品廣告頁中,在未注冊商標“SZ”圖形下面突出使用“蘇凈”字樣。成都市青羊區公證處出具的兩份公證書均證實了其實施了商標侵權行為,吳中區公證處出具的公證書證明設備公司至今仍在進行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且事實上已經誤導了相關公眾。由于“蘇凈”系注冊商標中的顯著部分,而設備公司卻用“蘇凈技術”、“蘇州凈化”在相同或類似產品上突出使用,足以使相關公眾認為其與蘇凈集團有某種聯系,其行為已構成對蘇凈集團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請求法院判令:一、認定“蘇凈”商標為馳名商標;二、判令設備公司停止對“蘇凈”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權行為和不正當競爭行為,并賠償經濟損失500萬元;三、判令設備公司就其侵權消除影響,向蘇凈集團公開賠禮道歉;四、判令設備公司承擔本案訴訟費用,并承擔蘇凈集團因本案而發生的證據保全公證費1160元,律師代理費109600元及其它調查費用10210元。
  設備公司一審辯稱:“蘇凈”商標不構成馳名商標,“蘇凈”文字也不是該商標中的顯著部分;設備公司沒有突出使用“蘇凈技術”、“蘇州凈化”、“蘇凈”等字樣!疤K州凈化”、“蘇凈”是其企業名稱的簡稱,因此設備公司的有關行為不構成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相關公眾只要盡合理注意義務就不會出現混淆。
  一審法院查明:
  凈化設備廠于1980年8月由蘇州無線電專用設備廠更名而來,1994年以凈化設備廠為核心層企業組建了蘇州蘇凈集團公司,經營范圍為生產、銷售、設計開發空氣凈化設備、水處理設備、氣體純化設備、空調設備等。1997年蘇州蘇凈集團公司名稱變更為蘇凈集團,凈化設備廠作為第二名稱予以保留。
  1982年3月15日,凈化設備廠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核準注冊了 “SJ”圖形和中文“蘇凈”組成的組合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第18類空氣凈化設備、監測儀器,注冊證號為154832。該商標在1993年3月續展時核準轉為商品國際分類第11類。1998年6月7日,該商標注冊人變更為蘇凈集團。2002年10月24日,經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核準,該商標續展注冊,有效期至2013年2月28日。凈化設備廠于1994年1月14日在核定使用商品第11類空氣凈化裝置和機器、空氣過濾設備、氣體凈化器、氣體分離器等商品上又注冊了相同的 “蘇凈”文字圖形組合商標,注冊證號為673519,有效期至2004年1月13日。 1998年6月7日該商標注冊人變更為蘇凈集團。2003年9月11日,經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核準該商標續展注冊有效期至2014年1月13日。在凈化設備廠及蘇凈集團二十多年的發展經營中,先后被國家質量管理部門、科學技術部、江蘇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等各級機構授予“質量管理獎企業”、“火炬計劃優秀高新技術企業”、“重合同守信用企業”等多項榮譽稱號,在本行業中享有良好聲譽。其生產的“蘇凈”牌凈化設備產品質量穩定,多次榮獲國家機構、社會組織授予的各項榮譽!疤K凈”牌商標亦先后獲得江蘇省著名商標、江蘇名牌產品、中國電子行業知名品牌等多項榮譽稱號,“蘇凈”品牌在相關公眾中已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和顯著性。
  設備公司于1992年12月設立,注冊資本100萬元,經營范圍為凈化設備及配件制造、加工、經銷、維修等。設備公司在2002年其制作并散發的產品宣傳冊及網站上描述該公司“創立于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經多年的不斷開發及產品完善,由原來的小公司變成了目前凈化設備行業中領先公司之一。1980年后期,本公司開發利用的層流型全無菌空調凈化系統,被稱為高等級凈化室設計方面革命化的獨特系統”等等。設備公司在其產品宣傳冊顯著標注了“蘇凈技術 為高科技服務”、“蘇州凈化 名牌之星”,在其產品上還顯著標注了“蘇州凈化”字樣。庭審中設備公司稱其1980年后期就擁有層流型全無菌空調凈化系統,但未提供相應的證據。
  2002年3月5日,山西省科學器材公司致函蘇凈集團業務員王萍,稱年初設備公司的張曉楓來山西推銷超凈工作臺,她說和你是一個集團公司生產的產品,型號也是一樣。多年來我們公司一直銷售的超凈臺就是你廠的,對用戶宣傳的也是蘇凈這個牌子,張曉楓來山西后,好多用戶將你們兩家混為一體。但是通過我們售后發現他們的產品外觀質量同你廠的相差好多,但第一次使用的用戶沒有比較,也就不太了解,造成用戶對蘇凈的產品也就是這個樣子的影響,這也對你公司的產品銷售受到了很大影響。
  2002年8月23日,昆明中元科華經貿有限公司致函蘇凈集團及蘇州安泰空氣技術有限公司,稱該公司把設備公司誤認為是蘇凈集團下屬的分公司,設備公司發過來的設備型號與我公司中標的設備型號不一致,質量上達不到要求。
  2006年2月1日,山西英科儀器設備有限公司致函蘇凈集團,稱其看到一本蘇州凈化的產品樣本,特來函詢問設備公司是你集團公司的成員單位還是凈化設備廠改制后的企業,二者實在難以分清。
  2006年4月9日,四川橫斷山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干文清發郵件至蘇凈集團投訴,稱其向成都科協儀器公司購買的標注設備公司生產的HS-1300型水平層流雙人凈化工作臺的質量有問題,要求成都代理處的季先生和蔣經理來維修,但對方態度很惡劣,同時提供了該產品的照片。庭審中設備公司確認該產品系其生產,季先生和蔣經理系其經銷商處的維修人員。
  再查明,設備公司2002年利潤7865.14元,2003年利潤104257.38元,2004年利潤213473.8元。蘇凈集團為制止侵權支出了差旅費10210元,公證費1200元,代理費109600元。
  一審法院認為:
  一、關于設備公司的行為是否侵犯了蘇凈集團的商標專用權及“蘇凈”商標是否有必要認定為馳名商標
    蘇凈集團對“蘇凈”文字圖形組合商標在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圍內依法享有商標專用權,受商標法保護。本案中“蘇凈”系文字圖形組合商標,同時“蘇凈”又系蘇凈集團的字號,故從漢字的讀音習慣和含義來講,該組合商標的顯著部分為“蘇凈”兩字。本案中“蘇凈”品牌經過凈化設備廠及蘇凈集團二十多年的經營培育,在市場上享有一定的聲譽,在消費者中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顯著性。設備公司未經同意,在其宣傳冊顯著位置突出標注 “蘇凈技術為高科技服務”等字樣,其中“蘇凈”字樣與蘇凈集團商標中的顯著部分“蘇凈”兩字相同,設備公司的行為容易導致相關公眾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其來源與蘇凈集團注冊商標的商品有特定的聯系,違反了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的規定。故蘇凈集團指控設備公司侵犯其“蘇凈”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訴訟請求依法成立。設備公司辯稱認為其使用“蘇凈”字樣是其公司名稱簡稱,但是,根據我國《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第二十條規定:“企業的印章、銀行賬戶、牌匾、信箋所使用的名稱應當與登記注冊的企業名稱相同,從事商業、公共飲食、服務等行業的企業名稱牌匾可適當簡化,但應當報登記主管機關備案!睆纳鲜鲆幎ǹ芍承┢髽I可以在牌匾上簡化企業名稱,但須報主管機關備案,而設備公司在本案中并未向法院提供其向主管機關備案的證據,故其該抗辯理由不能成立。
  關于蘇凈集團要求認定蘇凈商標為馳名商標的問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二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在審理商標糾紛案件中,根據當事人的請求和案件的具體情況,可以對涉及的注冊商標是否馳名依法作出認定。認定馳名商標的目的在于依法為馳名商標提供較一般注冊商標更特殊的法律保護,包括禁止在與已注冊商標不相同或者不相類似的商品上作為商標使用,從而誤導公眾的行為,以及在與未注冊商標不相同或者不相類似的商品上作為商標使用,從而導致混淆的行為。設備公司的經營范圍和蘇凈集團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均包括凈化設備等相關產品,無須借助馳名商標擴大保護。依據現有證據,已經足以對本案作出裁判,故本案中對于蘇凈商標是否馳名一節,已無必要進行審理。
  二、關于設備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
  設備公司與蘇凈集團系同業競爭者,如上所述,蘇凈品牌的凈化設備產品經過凈化設備廠及蘇凈集團二十多年的苦心經營,在市場上享有良好聲譽。從本案查明的事實可知,設備公司在其成立時就應知道有凈化設備廠及“蘇凈”商標存在,但設備公司在其網站及宣傳冊中聲稱其企業創立于八十年代,并于80年后期就開發了層流型全無菌空調凈化系統,對其企業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同時結合在其廣告宣傳及產品設備上均突出標注“蘇州凈化 名牌之星”、“蘇州凈化為高科技服務”及其在產品設備上均突出標注“蘇州凈化”等字樣的行為,足以說明設備公司主觀上明顯有攀附的惡意,設備公司的行為不僅使相關公眾誤認為其產品與蘇凈品牌存在某種聯系,造成產品來源的混淆,而且亦會將設備公司和真正具有二十多年歷史的凈化設備廠及蘇凈集團混淆。蘇凈集團庭審中提供的大量證據亦證明設備公司的行為客觀已在市場上引起相關公眾對蘇凈集團與設備公司及產品的混淆。設備公司的行為不僅有悖于誠實信用的市場競爭理念,亦給蘇凈集團的合法權益造成了極大的損害。設備公司辯稱其用“蘇州凈化”只是對企業名稱的簡化使用,但是,根據前述分析,其并未提供其可以簡化企業名稱且向主管機關備案的證據,其行為系對企業名稱的不適當使用。綜上,設備公司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規定的“經營者不得利用廣告或者其他方法,對商品的質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產者、有效期限、產地等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其行為已構成不正當競爭。
  三、 關于設備公司的民事責任
  本案中設備公司構成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依法應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至于賠償數額,蘇凈集團主張設備公司賠償因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給其造成的經濟損失500萬元,但未能提供具體的損失依據,設備公司亦未能提供其侵權的數量及獲利證明材料,故法院將根據設備公司的侵權時間、侵權情節、侵權后果、蘇凈集團“蘇凈”品牌的良好市場聲譽及其因訴訟支出的合理費用等因素,酌情確定設備公司賠償蘇凈集團經濟損失50萬元。蘇凈集團要求設備公司賠禮道歉的訴訟請求,因本案僅屬財產權糾紛,故對此不予支持。
  綜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四條、第一百一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第五十六條第二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一款、第二十條的規定,一審法院判決:一、設備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侵犯蘇凈集團第154832號、第673519號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二、設備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三、設備公司于判決生效后三十日內,在《蘇州日報》上消除對蘇凈集團造成的不良影響(內容須經法院審核);四、設備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賠償蘇凈集團經濟損失人民幣50萬元;五、駁回蘇凈集團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38939元,其他費用200元,合計39139元,由設備公司負擔10210元,蘇凈集團負擔28929元。
  設備公司向本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原判,依法改判。其上訴主要理由為:(一)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有誤。1、對蘇凈集團提供的證據認定存在瑕疵。(1)蘇凈集團與全國政協辦公樓籌備辦公室等單位簽訂的四份合同(一審證據6)中當事人并非蘇凈集團,也無合同實際履行的證據,不能證明這些工程使用“蘇凈”產品。(2)(2006)成青證字第2191號、2192號公證書(一審證據9)只能證明筆錄人員身份的真實性,證人仍應到庭。(3)山西省科學器材公司等單位的書函(一審證據12),沒有具體的當事人,沒有可以證明這些單位合法存在的證據,原審法院僅因系原件而確認該證據的真實性,不合適。2、認定蘇凈集團的第二名稱蘇州凈化設備廠尚存在,沒有事實依據。蘇凈集團從未取得保留第二名稱的核準。(二)原審法院對企業名稱簡稱問題的法律適用不當。根據有關規定,企業可以使用名稱簡稱,即使屬于應備案而未備案,也不構成民事侵權。(三)“蘇凈”文字不是商標的顯著部分,簡用“蘇凈”名稱(二審庭審中設備公司放棄關于“蘇凈”是其企業名稱的簡稱的主張),不構成侵權。1、“蘇凈”商標中的圖形占5/6,具有很強的直觀和視覺沖擊力。而圖形下的文字是毫無特點的最普通的字體,給人的直觀印象很弱,甚至到使人忽視的地步。因此該商標的顯著部分是圖形而非文字。2、在中國商標網所能查到的蘇凈商標,均是無文字的圖案商標。3、蘇凈集團在多年的廣告、說明書中,實際使用的均為無文字的圖案商標,可見其長期以來突出使用,著力宣傳,重點培育的是圖案部分,一審法院不應強行認定“蘇凈”文字為該商標的顯著部分。4、“蘇凈”只是兩個文字的組合,一審法院從讀音習慣和含義角度認定其為該商標的顯著部分是荒謬的。5、普通經營者很難知道蘇凈集團的商標是圖文組合商標,更不可能判斷出文字是其顯著部分,一審法院認定上訴人故意侵犯該注冊商標專用權,于情、于法很難說得通。6、經查詢,2004年一個叫蘆偉明的人申請注冊“蘇凈”、“蘇凈安泰”、“蘇凈華泰”等文字商標,目前已進入公告期,可見“蘇凈”二字根本不能構成蘇凈商標的顯著部分。(四)上訴人對企業歷史的宣傳,使用“蘇州凈化”字樣,不構成不正當競爭。1、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于80年代就從事凈化設備的開發、生產和銷售,將個人的經歷置諸自己的企業宣傳材料,是非常正常的宣傳方式。即使有所不妥,也僅相差3年時間,不至于嚴重到不正當競爭的程度。蘇凈集團成立于70年代,稱公司始于90年代,因此上訴人稱成立于80年代,也不可能與被上訴人歷史混淆。2、關于“層流型全無菌”空調凈化系統問題。該詞是對凈化設備性能特點的描述,凈化技術是從國外引進的,一審法院指責上訴人無法提供自己擁有該系統的證據,但被上訴人能提供嗎?3、關于“蘇州凈化”的使用問題。蘇州有凈化企業數百家,占全國市場份額80%以上,“蘇州凈化”讓人聯想到“凈化產品的主產地蘇州”,而根本不可能與“蘇凈”商標及“蘇凈集團”產生混淆或聯想,不構成對上訴人產品的拔高或對被上訴人的攀附。4、根據《企業名稱管理規定》,即使有第二名稱,也不得在營業執照上反映,更不得在經營中使用,如此怎會產生混淆或聯想?5、上訴人企業名稱合法,銷售資料是全面提供的,但由于有關企業未盡到合理注意,產生差錯和混淆,只能由其自己承擔責任。讓上訴人代其受過,是極不公平的。(五)即使侵權成立,判賠50萬元也明顯畸重。1、即使侵權,也屬顯著輕微。2、上訴人企業規模較小,經營業績非常低,因名稱問題被停業1年半。3、被上訴人不會產生多大的損失,也無證據證明其損失。
  蘇凈集團答辯意見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爭議焦點為:1、設備公司是否侵犯了蘇凈集團涉案注冊商標專用權;2、設備公司有關宣傳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3、一審判決確定的賠償額是否適當。
  設備公司二審提供了下列證據:
  1、中新蘇州工業園區公證處(2006)蘇園證經內字第1353號公證書,證明蘇凈集團宣傳的僅是其圖形商標而不是“蘇凈”圖文組合商標。
  2、網上查詢資料,證明目的同上。
  3、蘇凈產品宣傳資料,證明目的同上。
  4、蘆偉明“蘇凈”等商標申請受理材料,證明“蘇凈”文字沒有顯著性。
  5、設備公司2002年后宣傳冊等,證明2003年后上訴人宣傳冊中無“蘇凈技術”字樣。
  6、《潔凈技術與建筑設計》(1986年第一版)首頁及目錄,證明“層流型全無菌”技術早已是公知技術。
  7、蘇州凈化企業黃頁目錄,證明蘇州是凈化設備的主要產地,“蘇州凈化”讓人聯想到產地蘇州。
  8、蘇凈集團名稱核準材料,證明該名稱開始使用的時間。
  9、上訴人對蘇州工商局提起行政訴訟的訴狀等,證明蘇州凈化設備廠不應作為第二名稱保留。
  10、上訴人訴蘇州工商局不予行政許可案的材料,證明2005年4月至2006年10月其不能正常經營。
  11、省藥監局的函等,證明目的同上。
  12、上訴人起訴蘇州日報社案的材料,證明因不當報道,其無法正常經營。
  13、上訴人訴安泰公司案執行有關材料,證明蘇州中院對其不公正。
  蘇凈集團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均無異議,但認為證據10-13與本案沒有關聯性。
  蘇凈集團二審提供了下列證據:
  1、2003年11月7日核發的蘇凈集團《企業法人營業執照》,證明自2003年以來,蘇州工商局一直年檢通過其使用從屬名稱蘇州凈化設備廠。
  2、蘇州中院(2006)蘇中民三初字第0078號民事調解書,證明蘆偉明侵犯了蘇凈集團名稱權。
  3、照片,證明蘇凈集團是自主知識產權重點企業,蘇州市委負責人到公司進行調研。
  設備公司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均無異議。
  本院認為,對設備公司提供的證據1-11、蘇凈集團證據1的真實性、關聯性均可認定;設備公司證據12、13、蘇凈集團證據2、3與本案均無關聯性。
  本院查明: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證據充分,應予確認。
  本院認為:
  一、 設備公司侵犯了蘇凈集團涉案注冊商標專用權
  設備公司認為其在產品宣傳頁上使用“蘇凈”字樣不構成對蘇凈集團“蘇凈”圖文組合商標專用權的侵犯,主要理由是“蘇凈”文字不具有顯著性。對此本院認為:顯著性是商標的基本屬性,正是顯著性賦予了商標標識商品來源的功能。1、在“蘇凈”圖文商標中,雖然“蘇凈”文字部分所占比例較小,但仍清晰可見,消費者在稱呼該商標時,也必然稱之為“蘇凈”,因而“蘇凈”文字不會因為在該商標中所占比例較小、字體沒有特點而被消費者忽視進而導致喪失顯著性。2、設備公司二審中提供的蘇凈集團網上宣傳資料等證據,可以證明蘇凈集團在其有關宣傳中使用另一業經注冊的圖形商標,但設備公司并未提供證據證明“蘇凈”圖文商標已被棄置不用,故從現有證據不能得出涉案商標中“蘇凈”文字失去了顯著性這一結論。3、蘆偉明雖然在2004年向國家商標局提出含有“蘇凈”文字的商標申請且被國家商標局受理,但至今尚未被核準注冊,設備公司據此主張“蘇凈”文字失去了顯著性,于法無據。4、“蘇凈”圖文商標核準注冊至今已達20余年,設備公司作為一個設立于1992年、住所地也在蘇州的同行業企業,僅以其在有關網站上沒有查詢到“蘇凈”圖文商標為由,主張其不知道蘇凈集團擁有該商標,因而更不可能判斷出“蘇凈”文字屬于該商標的顯著部分,該主張本院難以采信。
  綜上,設備公司在其產品宣傳頁上使用“蘇凈”字樣,侵犯了蘇凈集團“蘇凈”圖文商標專用權。其主張“蘇凈”文字在涉案商標中沒有或失去了顯著性、故其不構成商標侵權的上訴理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能支持。
  二、設備公司有關宣傳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
  誠實信用是經營者在市場行為中應當遵循的基本原則,也是公平競爭賴以存在和發展的基礎。經營者的行為如果有違誠信原則,不但會損害消費者的利益,同時也必然損害其他經營者的合法權益。在本案中,設備公司的下列行為有悖誠信原則:
 。ㄒ唬╆P于企業歷史的宣傳。設備公司設立于1992年,其在宣傳中稱成立于80年代。對此設備公司辯稱其法定代表人計根龍于80年代就從事凈化行業,其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與公司的經歷混同進行宣傳符合一般商業規則。本院認為,計根龍雖系設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其與設備公司是兩個不同的民事主體,所謂混同宣傳符合商業規則的辯稱缺乏法律依據;更為重要的是,經營者的歷史是消費者對其進行評價時考慮的因素之一,因而對消費者選擇商品來源具有一定影響,故企業對自己歷史的不真實宣傳有害公平競爭,應為法律所禁止。
 。ǘ╆P于在宣傳頁上使用“蘇凈技術”字樣!疤K凈”既是蘇凈集團注冊商標中的文字部分,也是蘇凈集團的企業字號。根據蘇凈集團及凈化設備廠的發展經歷、所獲得的各種榮譽,可以認定蘇凈集團在凈化行業內享有較高知名度和良好聲譽,消費者在看到“蘇凈”字樣時,不但會聯想到“蘇凈”品牌的商品,而且也會聯想到蘇凈集團,設備公司作為同城同業競爭者,對此應該是明知的。設備公司在其產品宣傳頁上使用“蘇凈技術”字樣,又不能就此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釋,一審法院據此認定其有攀附的惡意,并無不當。
 。ㄈ╆P于在產品宣傳頁上使用“蘇州凈化”字樣。設備公司主張“蘇州凈化”是其對自己名稱的簡稱,同時也含有讓人聯想“凈化產品的主產地蘇州”,故這種使用不損害蘇凈集團的合法權益。根據設備公司二審提供的證據,僅蘇州市黃頁電話號碼簿上就登記了300余個凈化企業;雙方當事人也一致認可蘇州是我國最大的凈化產品生產地;谶@一客觀情況,結合設備公司的名稱全稱,如果孤立地考察“蘇州凈化”字樣,確實不宜認定其構成不正當競爭。但是在本案中,“蘇州凈化”是與“蘇凈技術”同時出現在設備公司產品宣傳中的,由于“蘇凈”既是蘇凈集團注冊商標中的文字部分,也是蘇凈集團的企業字號,加之蘇州凈化設備廠既是蘇凈集團的前身,該廠名又是蘇凈集團的第二名稱(從屬名稱),故“蘇州凈化”這一使用方式會導致相關公眾將設備公司與蘇凈集團相混淆,或者誤認為二者存在某種聯系。
  設備公司抗辯稱,蘇州凈化設備廠不是蘇凈集團的第二名稱,因為第二名稱應該由省級以上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核準,而蘇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未報經江蘇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批準,就同意蘇凈集團保留蘇州凈化設備廠為其第二名稱,屬于違法許可。因此蘇州凈化設備廠這一名稱應該早已不存在。對此本院認為,蘇凈集團向蘇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請保留第二名稱,蘇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予以同意,并在核發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上予以載明,對于蘇凈集團來說,其系通過正當程序取得保留第二名稱的權利,其擁有第二名稱也成為客觀事實;至于蘇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是否依照有關規定報經江蘇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批準,不屬于本案審理范圍,蘇凈集團亦不應對此負責。故即使蘇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未報經江蘇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批準,亦不能據此認定蘇州凈化設備廠這一名稱早已不存在。
  設備公司還抗辯稱,一審判決認定其客觀上導致了消費者產生混淆,所依據的證據12中沒有具體的當事人,沒有證明這些單位合法存在的證據,因而不應采信,故根據這些證據認定的事實亦屬錯誤。本院認為,一審中蘇凈集團提供的證據12具體包括山西省科學器材公司的書面函件、昆明中元科華經貿有限公司的書面函件、山西英科儀器設備有限公司的書面函件等,這些證據均為書證,且均為原件,在無相反證據的情況下,一審法院予以采信是符合法律規定的。設備公司如果懷疑這些單位并不存在,應該也完全可以通過查詢獲得和提供有關證據,但其一直未能提供有關證據,故一審法院依據上述證據認定設備公司的宣傳行為客觀上導致了消費者產生混淆,并無不當。
  三、一審判決確定的賠償額適當
  設備公司上訴認為一審判決確定的賠償數額明顯畸重,理由是其虛假宣傳的情節輕微,2005年4月至2006年9月間其處于停產和半停產狀態,故即使侵權也不可能造成很大的損害后果,蘇凈集團也沒有證據證明其具體損失。
  本院認為:本案中,設備公司實施了兩種侵權行為,即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兩種行為均足以并實際導致消費者將其與蘇凈集團相混淆,對蘇凈集團的市場利益必然造成損害,鑒于蘇凈集團的損失和設備公司的侵權獲利均無法查清,一審法院依法應該適用法定賠償。綜合設備公司侵權行為種類、持續時間、范圍、后果、“蘇凈”品牌的市場知名度、蘇凈集團為制止侵權支出的合理費用等因素,一審判決酌定賠償50萬元,符合法律規定。設備公司關于一審判決確定的賠償數額明顯畸重的上訴理由,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設備公司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一審判決認定事實基本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38939元,其他訴訟費用人民幣300元,合計人民幣39239元,由設備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王成龍
            代理審判員 王天紅
            代理審判員 施國偉
  
  
            二○○七年四月二十九日
  
            書 記 員 劉 莉
  

 
版權所有:南京律誠商標事務所有限公司    律師的誠信,十年的信賴!
客戶部:南京市鼓樓區中央路323號利奧大廈13樓12A03 客服:400-837-0166
報文部:南京市玄武區龍蟠路153號御湖國際大廈      手機:13160072541      
電話:025-83214150 83608823 83696368          傳真:025-83696368

 
日本肉体xxxx裸体137大胆